亲爱的用户,您好!欢迎您访问本站!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
最近更新
热门关注
随机推荐
当前位置:医药前沿杂志 >> 经验交流 >> 浏览文章

LDH,α-HBDH在恶性肿瘤诊断中的临床价值研究

来源:本站原创 作者:admin 日期:2015年12月23日 访问次数:

摘要 目的:探讨乳酸脱氢酶(Lactate dehydrogenase, LDH)、α-羟丁酸脱氢酶(α-Hydroxybutyrate Dehydrogenase, α-HBDH)水平在恶性肿瘤诊断及进展中的临床价值。 方法:测定恶性肿瘤、良性肿瘤患者及健康体检者血清LDH和α-HBDH水平,选取水平最高的系统,根据治疗情况分组,对LDH和α-HBDH水平进行统计学分析。 结果:恶性肿瘤组LDH、α-HBDH较良性肿瘤组与健康对照组明显升高且在消化系统中表达水平最高。LDH和α-HBDH水平在难治转移组明显升高;治疗缓解组与初诊组比较,LDH、α-HBDH水平明显降低。 结论:血清LDH、α-HBDH水平在恶性肿瘤患者明显升高;对血清LDH、α-HBDH活力的检测,可作为消化系统恶性肿瘤诊断治疗的参考指标。

关键词:恶性肿瘤;LDH;α-HBDH;肿瘤转移;消化系统
肿瘤致死率较高的原因之一是其早期诊断与病情判断仍然缺乏实用、广泛、灵敏的检测指标,无法确切评价肿瘤的临床状况。乳酸脱氢酶(Lactate dehydrogenase, LDH)是参与糖无氧酵解和糖异生的重要酶,催化丙酮酸与乳酸之间还原与氧化反应。α-羟丁酸脱氢酶是H型LDH作用于另一基质的反映,其活力变化与LDH总活力相平行。近年来,不少器官病变与恶性肿瘤中发现LDH升高[],而对LDH在不同肿瘤类型,以及恶性肿瘤发展及治疗过程中表达水平的研究尚少。本文旨在探讨恶性肿瘤中LDH、α-HBDH水平变化,并与肿瘤治疗情况相结合,探讨其在病程进展及预后中的诊断价值,为临床上对肿瘤治疗过程中的疗效判断提供一种简便而有效的方法。 资料与方法1. 研究对象1.1 健康对照组 对照组为健康体检者236例,男119例,女117例,平均年龄(49.2±14.1)岁。1.2 观察组 2010年1月至2014年1月在我院就诊的恶性肿瘤患者245例,男性125例,女性120例,平均年龄(50.6±13.2)岁;其中消化系统57例,呼吸系统46例,泌尿系统39例,生殖系统54例,乳腺癌49例。另选良性肿瘤组230例,男117例,女113例,平均年龄(51.0±11.5)岁。所有肿瘤患者均为我院经影像学、细胞学、活检或术后病理确诊;均排除心脑血管疾病糖尿病及其他应激状态,近2周内无服药史。1.3 消化系统恶性肿瘤病例 选取消化系统恶性肿瘤病例分为3组:(1)初诊组57例,明确诊断后1周内,在患者未接受任何治疗前采取血液样本。(2)难治转移组55例,在经过手术或放疗、化疗后出现复发或转移(经病理细胞学、 CT等检查确诊)的患者,入院时采取血液标本。(3)治疗缓解60例,在经过手术或放化疗后生存期半年以上的患者,复诊时未发现复发或转移时采取血液样本。所有研究对象清晨空腹静脉采血,所有标本均无溶血。2. 检测方法采集研究对象清晨空腹静脉血后离心,贝克曼AU5800系列全自动生化分析仪检测,同时做好质控。LDH和α-HBDH试剂均为北京九强公司生产。所有试剂均在有效期内使用,并严格按照试剂盒说明书进行。3.统计学处理采用SPSS17.0进行统计学分析,计量资料以均数±标准差表示,组间比较采用方差分析,P<0.05有统计学意义。结 果1. 恶性肿瘤组、良性肿瘤组和健康对照组比较,LDH、α-HBDH水平均明显升高,差异有统计学意义。而良性肿瘤组与健康对照组比较LDH、α-HBDH水平无明显差异。2. 比较各系统恶性肿瘤LDH、α-HBDH水平发现,消化系统者血清LDH、α-HBDH水平最高,其次为生殖系、乳腺癌及泌尿系统恶性肿瘤患者,呼吸系统恶性肿瘤LDH、α-HBDH水平最低。3. 消化系统恶性肿瘤难治转移组与初诊组和治疗缓解组比较,LDH、α-HBDH水平均有明显升高(P<0.05)。治疗缓解组与初诊组比较LDH、α-HBDH水平明显降低(P<0.05)。
讨 论
    LDH是糖代谢中的主要酶,临床上常用于心血管、消化、肾脏等系统的研究。近年来,LDH在不少器官病变与恶性肿瘤升高且与预后有关.本研究发现,恶性肿瘤患者的LDH、α-HBDH水平较良性肿瘤组和健康对照组明显升高,说明LDH水平升高确实能反映恶性肿瘤的发生。其原因可能是恶性肿瘤组织的糖酵解高于正常组织,LDH作为糖酵解的重要酶类,由于恶性肿瘤细胞的坏死,细胞膜通透性改变等的原因,致使癌组织酶释放至血液使酶活性升高;也可能为正常组织恶变之后,肿瘤细胞中基因控制失调致 LDH合成增加。因此血清LDH检测有利于良恶性肿瘤的鉴别诊断。
    LDH可在多种类型肿瘤中有明显升高。本研究发现LDH、α-HBDH水平升高以消化系统恶性肿瘤最为显著,可能与各组织释放酶的机理、肿瘤类型、癌细胞坏死的程度、酶在血液循环中的排出及失活等因素有关。在消化系统恶性肿瘤中,难治转移组的血清LDH、α-HBDH水平较初诊组及治疗缓解组异常增高,故血清LDH、α-HBDH水平可以认为对诊断发生转移的恶性肿瘤有临床价值。在肿瘤组织中LDH、α-HBDH的高浓度存在,是细胞迅速增生的主要反映。有研究报道,由于正常细胞主要利用氧化磷酸化获取能量,若通过抑制 LDH 表达,不会对其代谢产生巨大的影响,说明不依赖有氧酵解合成 ATP的正常组织在抑制 LDH 表达后不会损伤细胞的代谢作用。另有研究报道通过抑制 LDH的表达可阻断胰腺癌及乳腺癌等恶性肿瘤细胞的有氧酵解作用,抑制细胞增殖及诱导凋亡发生。因此LDH在肿瘤的生物学行为里具有重要的作用,可为肿瘤治疗的检测提供一个新的参考。
总之,本研究验证了LDH、α-HBDH在发生转移的恶性肿瘤患者血清中有高表达,为恶性肿瘤提供新的临床诊治方法。LDH、α-HBDH水平与消化道恶性肿瘤的转移有关,有利于判断恶性肿瘤病情发展程度,指导后期治疗。

关闭窗口
上一篇:过氧化物酶体增殖物激活受体-γ激动剂在急性其中胰腺炎NF-κB活化通路中的作用
下一篇:绩效考核在护理管理中的应用